浙江万向光明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18657166999

浙江天堂市政景观工程有限公司与杭州通定实业有限公司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

作者:war_chen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浙01民初1385号

原告:浙江天堂市政景观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西湖区转塘街道贤家庄(村)141号。

法定代表人:占威。

委托诉讼代理人:屠友先,浙江万向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虞军红,浙江君安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杭州通定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西湖区玉古路138-626。

法定代表人:张惠花。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凯云、傅明明,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浙江天堂市政景观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堂公司)诉被告杭州通定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定公司)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8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天堂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屠友先、原委托代理人吕倩梅,被告通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黄凯云、傅明明到庭参加诉讼。后原告天堂公司更改委托代理人为屠友先、虞军红。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天堂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通定公司立即支付以下款项:(1)支付6000万元;(2)现金1550万元以及逾期付款违约金310万元;(3)房产价值2000万元现金以及自2016年1月23日到2016年12月18日按年息20%计算的利息366.7万元,以后按此标准继续计算,直至通定公司付清本金2000万元止;(4)应代付山东土方工程款600万元及零星债务400万元。合计金额暂计11226.7万元。2、本案的诉讼费、保全费由通定公司承担。庭审中,原告变更第1项第2点的诉讼请求为:现金15708920元以及逾期付款违约金3141784元。变更理由:起诉状中天堂公司认可收到通定公司支付天堂公司及天堂公司相关债权人450万元,经核实该金额为4291080元,故作出调整。

事实和理由:2015年12月25日,天堂公司与通定公司签订一份《项目转让合作框架协议》(以下简称《框架协议》),约定天堂公司将山东省文登市圣海路绿化工程项目以及天堂公司获得的200亩房产开发用地项目以对价1.8亿元转让给通定公司。其中200亩土地登记在文登市众兴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兴公司)名下,由通定公司以7000万价格收购股权,天堂公司尚对文登市交通运输局享有未结工程款1.1亿元以上,由天堂公司通过债权转让的形式转让给通定公司,对此通定公司应付款项1.1亿元。签订合同时,通定公司承诺以承担天堂公司所有外欠债务的方式支付天堂公司6000万元,余款5000万元则以下方式支付给天堂公司:1、由通定公司于签订合同15日内直接支付给天堂公司2000万元现金;2、由通定公司向天堂公司交付自有房产2000万元以及按年化20%计算的利息;3、代付天堂公司外欠工程款600万元及零星债务400万元。

在此《框架协议》签订后,天堂公司和通定公司之间就文登市圣海路绿化工程项目工程款签订了《文登市圣海路绿化工程款之债权转让合同书》(以下简称《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就众兴公司的100%股权由通定公司受让,通定公司将受让后的公司名称变更为威海碧海实业有限公司。

但合同签订后,通定公司仅向天堂公司相关债权人支付了450万元,并未实际承担向天堂公司支付或代为处理外欠6000万元债务的合同义务,余款现金1550万元、2000万元房产及年化20%的利息以及外欠山东工程款600万元及零星债务400万元均未支付。为此,天堂公司已经多次电话及上门催讨,但通定公司均推诿不付。

天堂公司与通定公司之间的《框架协议》合法有效,天堂公司已经履行了相应义务,但通定公司拒绝按照合同约定内容履行自己的付款、债务承担及交房义务,已经构成了严重违约,给天堂公司带来了巨大经济危机。现通定公司拒绝履行其义务,又没有任何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表现,故天堂公司提起诉讼。

被告通定公司辩称:一、关于诉请的6000万元。首先,天堂公司所称“签订合同时,通定公司承诺以承担天堂公司外欠债务的方式支付天堂公司6000万元”无事实、合同及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相反,该6000万元已支付,理由如下:1.依据天堂公司和通定公司于2015年12月25日签署的《框架协议》第三条第1款第(2)项,双方已明确“杭州通定实业已支付陆千万元给天堂”。该结算系天堂公司和通定公司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现天堂公司否认上述结算,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天堂公司应负举证责任。2.2016年1月8日,天堂公司、通定公司、众兴公司、威海新区管委会四方签署《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各方进一步明确:“债权转让对价:伍仟万元人民币”。该约定与《框架协议》明确的5000万元相印证。3.2016年1月,通定公司与韩土林、俞亦梅、王文松签署《众兴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书》(合同编号:众兴股转字第01号),通定公司以7000万元的转让对价受让了众兴公司(现变更为:威海碧海实业有限公司),该款项与《框架协议》明确的7000万元相印证。依据《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的约定,《众兴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书》签署后,《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已生效。4.6000万结算在后的背景:应天堂公司请求及通定公司自身投资需要,自天堂公司案涉项目伊始,通定公司向其出借款项,后因天堂公司资金匮乏且对外负债极多,通定公司出于与天堂公司多年的朋友关系,为案涉项目能够竣工,出借款项能够顺利收回,故为其支付了大量款项,款项支付均应天堂公司法定代表人占威的要求,现金或转账付至其指定的收款人处,故已无法完整找出对应债权依据及转账凭证。

天堂公司和通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资金往来频繁,原因除前述借款债权债务关系外,双方同时又是浙江银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双方因浙江银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有很多代收代付的往来款,且双方因浙江银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对外负债,因天堂公司资金匮乏,大部分由通定公司予以支付,双方于结算时一并计入在内。《框架协议》的形成原因:天堂公司因通定公司的代付越来越多已无法偿还,以及已无资金对案涉工程款的持续投入,为抵偿天堂公司无法归还的代付,故双方于2015年12月做了款项结算,天堂公司确认通定公司已支付6000万元(经过取整处理),通定公司接手案涉项目继续建设。对于已支付6000万元款项已经在天堂公司自己提供的协议中明确确认。该6000万元约定已付,是双方之间对于债权债务关系总的结算以及对部分代付款项即对双方有合作的银储公司的亏损的结算,也就是对双方关系总结算。印证了双方之间为何会对本案的工程款债权转让。因为双方之间存在复杂的债权债务关系以及天堂公司已无法继续对项目的继续投入,故通定公司以承接项目的形式协助本案天堂公司解决所有债权债务关系。

二、关于诉请的现金1550万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310万元。关于2000万元现金部分,延续天堂公司和通定公司惯常的代付习惯,据不完全统计,在《框架协议》签署后,2016年,通定公司已应天堂公司要求,为其指定的账户支付1800万元,代付明细如下:

天堂公司债务

金额

依据

占威

66.053

转账

占勇

2.5

转账

吴启福

42.9

借条(含违约金)

吴海

85

48万转账,其余现金

王萍

20.3

转账

周天超

135.6

转账

蓝武

5.5

转账

何亚根

0.5

转账

唐海华

16.2865

转账

应世洪

26.5

转账

李沐韦

5

转账

周华荣

5

转账

金飞燕

20

转账

陈伟波

45

转账

兑付上海商鉴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客户

300多万

卡转漆冬之,漆冬之转客户

王文松

350万及利息

借条

邹国卫

200

部分转账

天堂过年支付

290

转账

小贷公司利息

100

……

合计

1800

关于违约金部分。违约金条款约定在《框架协议》,该违约责任仅限于对《框架协议》的违约。在《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就2000万元(特指1800万元,其中200万已付)付款期间,并未约定违约金计算标准,天堂公司不能依据《框架协议》主张通定公司的违约责任。

三、关于诉请的房产价值2000万元现金及自2016年1月23日起算的年20%利息。依据《框架协议》及《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天堂公司和通定公司并未约定房产的交付时间,且房产尚在建设阶段,未取得预售许可证,不满足交付的条件,故通定公司并未违约,不应向天堂公司支付2000万元。

四、关于诉请的应代付山东土方工程款600万元及零星债务400万元。依据《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天堂公司应代付山东土方工程款600万元及零星债务400万元,因转让人天堂公司与受让人通定公司之间就圣海路绿化工程剩余工程款的权利义务已发生概括转让,剩余债务应由通定公司向债权人支付,天堂公司无权主张通定公司向其支付。同时,通定公司也依约在逐步支付相应款项,因部分款项未到支付时点或条件,才未完成支付。

原告天堂公司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材料:证据1,2015年12月25日的《框架协议》,欲证明天堂公司和通定公司之间的合同关系,天堂公司将项目以总价1.8亿元转让给通定公司。

证据2,2016年1月8日的《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欲证明天堂公司将对文登市交通运输局享有的圣海路绿化工程项目之工程款转让给通定公司。

证据3,威海碧海实业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欲证明威海碧海实业有限公司(原名众兴公司)100%股权已经变更为通定公司单位。

证据4,文登区财政局建设工程造价审查定案书、山东文登市圣海路土方工程结算资料、竣工验收证书、工程移交单。欲共同证明天堂公司因投资建设山东省文登市圣海路绿化工程项目,而对文登市交通运输局(现为威海市文登区交通运输局)享有2亿元多的应收债权。

证据5,《关于文登市圣海路绿化工程项目和项目地块投资建设的合同书》,欲证明:1.文登市交通运输局应付天堂公司圣海路绿化工程项目工程款2亿多,文登市政府用200亩国有土地抵偿文登市交通运输局应付工程款6900万元,天堂公司将该200亩土地使用权转让给众兴公司,用于偿还众兴公司的借款本金5000万元及利息2000万元;2.剩余1.1亿元多的工程款天堂公司同意转让给通定公司,双方约定另行签署合同约定,但通定公司在2016年1月8日与天堂公司署关于5000万元债权的《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后,并没有按约定与天堂公司及第三方债权人签署债务转让协议或代为归还天堂公司所欠债务6000万元。

证据6,上海浦发银行借记通知15份、农行网银转让流水单4份。欲证明:天堂公司与通定公司在项目工程款转让之前常有经济往来,天堂公司先后直接支付给张惠花10790000元、通过天堂公司法定代表人占威支付给张惠花2783000元,因此,天堂公司先后共支付13573000元给通定公司,而通定公司所提交证据2中的银行回单凭证系通定公司归还天堂公司上述款项,并非用于支付通定公司应付给天堂公司的6000万元。

经质证,被告通定公司认为:证据1,真实性没有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该证据可以反证通定公司已支付6000万元的事实。

证据2,真实性没有异议,同证据1可以对应,可以证明工程转让款是5000万元,6000万元已支付的事实。

证据3,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没有异议,因为股权已经变更,所以双方债权转让协议已经生效。

证据4,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对象中提及的2亿多元,经通定公司核算是1.8亿多元。

证据5,金额应当为1.8亿元,同时双方已就6000万元已支付达成协议,债权转让合同是双方结算后的协议。

证据6,通定公司只看到250多万元的凭证原件,同时在证明对象中,天堂公司也陈述双方之间经济往来频繁。双方的法律关系也很复杂,除了借贷,双方还存在股权合作以及其他合伙关系。天堂公司和法定代表人占威财务混同,同时张惠花作为通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存在财务混同,所以两公司和两控制人四方之间的往来是很频繁的。不能证明6000万元未支付的情况,事实上,双方之间于2016年1月8日签订债权转让合同系双方对于频繁的经济往来以及复杂的法律关系作出的一个最终确认,即6000万元已支付。

被告通定公司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材料:证据1,《众兴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书》,欲证明通定公司依约受让股权,《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已生效,债权转让对价为5000万的事实。

证据2,网银清单及明细,欲证明6000万元中部分已付款项的事实。

证据3,收条;证据4,借款协议;证据5,转账凭证。欲共同证明2000万元现金部分已付款项的事实。

证据6,协议书,欲证明1000万中部分已付款项的事实。

证据7,微信聊天记录、调解协议,欲证明部分涉案款项代付存在相应债务的事实。

证据8,银储代付天堂款项明细(由天堂公司原财务人员李贵春出具);证据9,交易明细;证据10,收条;证据11,借款协议、补充协议、转账凭证;证据12,借条。欲共同证明6000万元中部分代付款项的事实。

证据13,银行回单、转账记录,欲证明2000万现金部分已付款项的事实。

证据14,现场照片,欲证明通定公司自有房屋尚在建设且不满足预售及交付的事实。

证据15,工商查询信息,欲证明天堂市政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占威和通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惠花存在股权合作,双方财务混同的事实。

经质证,天堂公司认为:证据1,虽然通定公司没有提供原件,但是对于该事实天堂市政公司是知情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众兴公司的股权转让所约定的对价是7000万元,不是通定公司所称的抵销的债权5000万元。7000万元的来源就是天堂市政公司证据一,框架协议中1.8亿元的部分,其中众兴公司的股权对价就是7000万元,该合同可以证明有关众兴公司的股权转让已经履行完毕的事实。

证据2,真实性表示怀疑,因为没有原件,对合法性无法发表意见。关于关联性,天堂公司认为不足以证明6000万元中有部分款项已经支付,通定公司在举该证据时没有区分哪一张是支付给谁,笼统的拉出银行的清单,天堂公司认为这个举证太草率了,对于部分款项天堂公司是认可,但是需要经第三方确认是代偿款。还有,6000万元的网银明细都是发生在双方签订主合同之前的,在签订主合同之前,即使存在通定公司的关联人同天堂公司或关联人发生过转让,这个也不是债权,只是双方的往来款,天堂公司此前的证明也可以证明,通定公司所称的张惠花向天堂公司法人或天堂公司单位支付了款项,天堂公司向张惠花支付了1300多万元,里面有差额,因为天堂公司在作工程时有部分款项是通过通定公司单位实际控制人介绍的,当时提出借款就有要求,债权人将钱打给天堂公司或者法人的账户,天堂公司或者法人必须要把款项打入张惠花的账户,由他们来监督使用,因此,形成了天堂公司在外形成了欠款的债务关系,实际上款项的使用是由通定公司监管的,这个就导致了在框架协议中约定了通定公司为天堂公司代偿6000万元为限的债务的情况。

证据8-12,对证据8中身份证没有异议,对其余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认可,通定公司对哪些款项支付的是6000万元并不明确,不影响天堂公司认可收到421万左右的事实。既然对方认为是部分代付款项,那通定公司方应当把账目理清。双方之间的《框架协议》赋予了通定公司要承担天堂公司6000万元债务的义务,如果通定公司认为已经代付了天堂公司对方的欠款,从证据的角度,不仅仅应当提供向相关人转账凭证,且要提供其代偿的债权人出具的证明和基础债权债务关系的证明,这样才可以证明代偿的事实。作为天堂公司而言,在签订合同时也是要求通定公司以这样的签订三方协议的方式化解6000万元债务,只是通定公司没有配合,也没有支付合同约定的其他款项,所以天堂公司起诉。

证据3-5、证据13,都是复印件,对真实性均有异议。天堂公司认为如果归还了部分款项,应当同债权人进行结算,确认是替天堂公司偿还的款项,但是这些都是复印件,且很多凭证都是在双方签订框架协议之前的,故天堂公司认为也无法达到通定公司的证明目的。特别是证据13,部分转让凭证对于对方账户、姓名都是隐掉的,更无法达到通定公司的证明目的,对这些款项的去向天堂公司无法核实。

证据6,真实性应该没有问题,但是根据天堂公司了解,该1000万元并未支付。

证据7,聊天记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是天堂公司的代理人屠友先和通定公司代理人傅明明律师。对调解协议书底稿真实性没有意见,调解协议书中约定的通定公司还款的金额包括逾期违约金天堂公司是做了让步,当时不想以诉讼解决问题,占威因为欠款很多,被法院也抓了好几次,所以想通定公司尽快付款,协议中对于6000万元天堂公司是放弃了大约2000多万元的款项,对于山东款项也作出了约定,对2000万元房产,2000万元现金也作出了约定,6000万元债务的构成可能会有些出入,但是天堂公司方要求通定公司承担的6000万元债务是大致有一个数字,6000万元为限,调解协议中也有部分人没有写进去。

证据14,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只能说是通定公司方在建工程尚不具备预售过程交付的条件,事实上是因为通定公司筹资不力,进度非常缓慢,不可能按照双方的合同进度进行。

证据15,真实性没有异议,银储公司的股东是占威、张惠花,但是占威仅占1%股份,且只是一个列明股东,其不参与任何经营管理事项,通定公司以此证明公司之间财务混同,但天堂公司认为同本案没有关系,即使占威和张惠花之间有款项往来,也是占威打给张惠花的多。事实上是因为占威打款给张惠花,要张惠花去代付关联款项,但实际没有进行。

对原告天堂公司提交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证据1-3,通定公司对其真实性均没有异议,该证据与本案存在关联性,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证据4-5,本案天堂公司转让的债权金额为5000万元,天堂公司对文登市交通运输局享有的债权金额、框架协议中的6000万元争议与本案均无关联性,故本院对其证明力不予确认。

证据6,框架协议中6000万元争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其证明力本院不予确认。

对被告通定公司提交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证据1,天堂公司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通定公司和众兴公司股东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影响本案《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证据2、证据8-12,框架协议中的6000万元争议与本案债权转让没有关联性,本院对该部分证据的证明力不予确认。

证据3-5、证据13,《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约定2000万元现金应向天堂公司支付,该部分证据载明的收款人并非天堂公司,通定公司亦不能举证其付款行为系收天堂公司指示,故该部分证据不能证明待证事实。

证据6,该协议约定由案外人张伟飞代天堂公司支付工程款,通定公司并非协议的当事人,仅凭该协议书不足以证明通定公司已经代天堂公司支付了《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中的部分土石方工程款。

证据7,天堂公司对聊天记录和调解协议书底稿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调解协议书虽然没有仙子能够证明双方的磋商过程,其内容可以佐证通定公司并没有支付《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中的1000万元,2000万元现金仅支付了部分。该证据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证据14,天堂公司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该事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证据15,不能证明待证事实且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其证明力本院不予确认。

原告天堂公司申请证人出庭作证,欲证明通定公司并没有代天堂公司偿还6000万元外债。首先,天堂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申请;其次,如前所述,框架协议中的6000万元争议本案不予处理,该申请没有必要性。故本院对天堂公司的申请不予准许。

本院经审理认定如下事实:2015年12月25日,天堂公司与通定公司签订《框架协议》,约定:双方经友好协商,就山东省文登市圣海路绿化工程项目及天堂公司获得的200亩土地房地产开发项目的转让合作事宜达成一致共识,并签署本框架协议。

《框架协议》第二条约定了“合作项目概况”。1、项目名称:山东省文登市圣海路绿化工程项目投资建设及天堂公司获得的200亩土地房地产开发项目。2、项目地址:山东省威海市南海新区畅海路。3、项目用地情况:天堂公司根据其与山东省文登市交通运输局签订的《文登市圣海路绿化工程项目投资建设施工合同》及其《补充协议》的约定,负责建设管理“圣海路绿化工程”及“置换该项目的200亩国有出让土地”项目的建设及项目开发工作。4、天堂公司为推定该项目的策划、筹建、运作、规划、设计、立项,多年来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为本项目的建设作出了特殊贡献。

《框架协议》第三条约定了“合作模式”。双方协商,天堂公司以总价1.8亿元转让通定公司上述全部项目,双方一致同意一下合作模式:1、天堂公司转让通定公司上述全部项目内容(包括天堂公司自与山东省文登市交通运输局签订的《文登市圣海路绿化工程项目投资建设施工合同》及其《补充协议》以来的所有协议、文件及土地取得的相关文件、证照等,包括项目建设过程中的所有发生债权、债务、有关项目对外签订合同、协议,及项目建设过程中与政府的往来文件、工程联系单、预结算内容等,包括为项目建设所购置的机械设备等固定资产等)。2、通定公司依次支付天堂公司的资金构成为:(1)支付众兴公司5000万元现金、2000万元房产(另行协议);(2)天堂公司4000万元;(3)通定公司已支付6000万元给天堂;(4)山东应支付土方等各类债务600万元;(5)零星债务400万元。3、由通定公司向天堂公司支付4000万元整,其中现金2000万元,剩余部分以其名下价值2000万元的房产(成本价加20%财务及管理成本)支付给天堂公司。

《框架协议》第四条约定了“双方要约事项”。1、本框架协议签署后三日内,通定公司将2000万元汇入天堂公司指定账户,作为协议履行保证金,十五日内一次性支付1800万元整。2、天堂公司承诺:自本框架协议签署之日起七日内,将项目所有的材料、财务账册项目章等提交给通定公司。3、自本框架协议签署之日起,天堂公司负责处理涉及原股东、原公司的一切事务,包括股东投资、债权债务等,该款项由通定公司负责支付。4、天堂公司确保原股东及其他主体不对项目宣示股权及债权。《框架协议》第九条第1项约定:本协议为转让合作框架协议,作为双方进一步合作的基石,其内容不影响正式协议的内容及效力。如正式协议于本协议内容不一致,应以正式协议的内容为准。第2项约定:本框架协议自双方签字、通定公司协议履约保证金100万元汇入天堂公司指定的账户后生效。

2016年1月8日,天堂公司、通定公司、众兴公司、威海南海新区管理委员会四方签署《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合同第三条约定了债权转让相关事宜。3.1条约定,合同各方同意,将截至2016年1月6日对文登市交通运输局就“圣海路绿化工程”之剩余工程款转让给通定公司,通定公司同意受让该笔剩余工程款。3.2条约定,债权转让对价为5000万元。3.3.1条约定,自本合同签署之日其10日,通定公司已向天堂公司支付的定金200万元自动转化为首笔债权转让对价款项。3.3.2条约定,自本合同签署之日起15日内,通定公司向天堂公司一次性支付1800万元。3.3.3条约定,天堂公司同意,由通定公司代天堂公司偿还1000万元债务;其中,应偿付“圣海路绿化工程”土石方工程款600万元,应偿付“圣海路绿化工程”零星债务400万元,具体详见附件。3.3.4条约定,剩余2000万元债权转让对价款项及利息,由通定公司开发的房产抵销。该笔剩余2000万元债权转让对价款项之利息,按年息20%计算,自本合同签署之日起15日内,通定公司2000万元支付至天堂公司指定账户。5.4条约定,本合同自合同各方签字并盖章,且在通定公司和众兴公司所有股东签署有效的股权转让合同后生效。

2016年1月,通定公司与众兴公司的股东订立股权转让合同订立《众兴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书》。2016年1月15日,众兴公司的股东变更登记为通定公司。2016年1月22日,众兴公司更名为威海碧海实业有限公司。

本院认为,天堂公司以债权转让协议纠纷提起诉讼,本案只对双方之间的债权转让纠纷进行审理。《框架协议》系双方对项目整体转让合作进行的框架性约定,其合同标的及涉及的法律关系均不同于之后订立的《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是双方对《框架协议》中债权转让部分的进一步明确,应作为处理双方债权转让纠纷的直接依据。天堂公司和通定公司订立的《框架协议》和《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约定的生效条件已经成就,《框架协议》中和本案债权转让争议相关的内容、《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的内容均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框架协议》中与本案债权转让争议无关的内容,本院对其法律效力不作评价。该框架协议中约定的“通定公司已支付6000万元给天堂”,不属于本案债权转让纠纷审理的内容,双方就该6000万元产生的争议,可另行解决。

根据《工程款债权转让合同》的约定,天堂公司将截至2016年1月6日对文登市交通运输局就“圣海路绿化工程”之剩余工程款转让给通定公司,债权转让对价为5000万元。通定公司应按照合同约定的方式,履行支付合同对价的义务。通定公司对反驳天堂公司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即对其已支付对价的事实,负有举证证明责任。合同3.3.1条、3.3.2条约定的2000万元现金,通定公司未能举证其实际支付金额,可以按照天堂公司的自认,认定通定公司已经支付4291080元。通定公司未能按照合同3.3.2条的约定自合同订立之日起15日内付款,天堂公司请求其承担逾期付款违约责任,本院予以支持。就该部分现金对价,双方未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本院酌情判令通定公司从2016年1月23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赔偿逾期付款损失。合同3.3.3条约定的1000万元代偿债务,根据现有证据亦不能认定通定公司已经按约定履行,天堂公司请求通定公司向其支付,本院予以支持。合同3.3.4条约定的通定公司以房产抵销的2000万元对价,通定公司没有履行,天堂公司有权根据该条后段的约定,请求通定公司支付2000万元价款及自2016年1月23日起按年利率20%计算的利息。

综上,天堂公司的部分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杭州通定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浙江天堂市政景观工程有限公司债权转让价款45708920元并支付逾期付款损失和利息(逾期付款损失以1570892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从2016年1月23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利息以2000万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0%从2016年1月23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

二、驳回浙江天堂市政景观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杭州通定实业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04180元,财产保全申请费5000元,共计609180元,由原告浙江天堂市政景观工程有限公司负担337939元,被告杭州通定实业有限公司负担271241元。原告浙江天堂市政景观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来本院退费。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黄江平

审判员  崔 丽

审判员  朱晓阳

二〇一八年一月五日

书记员  周治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