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万向光明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18657166999

毛文辉、黄国强与上诉人杭州铭泰大酒店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

作者:war_chen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浙杭商终字第19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毛文辉。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国强。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屠友先,浙江万向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杭州铭泰大酒店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应林辉。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王冕。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汪波克。

上诉人毛文辉、黄国强与上诉人杭州铭泰大酒店有限公司(铭泰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均不服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2012)杭拱商初字第16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6月2日、7月1日,铭泰公司与毛文辉、黄国强签订了《酒店租赁经营合同》、《补充协议》各一份。约定,铭泰公司将位于杭州市拱墅区祥符镇花园岗街121号的杭州铭泰商务大酒店(除了已经出租的棋牌、桑拿、足浴、美发美容以及店面等外)出租给毛文辉、黄国强进行酒店经营,合同期限自2007年7月1日至2013年7月6日止;第一、第二年的租金为268万/年,从第三年起逐年增加租金,租金每半年提前一个月支付一次;毛文辉、黄国强于签订合同五日内向铭泰公司支付120万元的保证金,该保证金在租赁期结束后7天内予以返还;双方还就目前铭泰大酒店经营所需的一切财产按实际清单移交,包括固定物品、可移动物品、汽车(车牌号为浙A×××××)一辆、各类易耗品及日常用品等,并约定租赁期满后,由毛文辉、黄国强按清单相关内容交还铭泰公司,如属人为损坏则由毛文辉、黄国强负责赔偿。合同还约定,铭泰公司提供营业执照、企业代码证、消防许可证、治安许可证等一系列证照的复印件给毛文辉、黄国强,如由于证照不齐导致政府职能部门的处罚或导致毛文辉、黄国强无法正常经营的,由铭泰公司负责处理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毛文辉、黄国强根据铭泰公司的实际情况,向铭泰公司提供一间办公用房供相应工作人员使用,但该房产生的费用由铭泰公司承担。毛文辉、黄国强在租赁期内,有权对酒店产品进行局部更改,以适应经营需要,如需大面积装修的,毛文辉、黄国强应当以书面形式报铭泰公司同意后方可施工。双方还约定:毛文辉、黄国强在租赁期间的各种税金、费用全部自主自理,自负盈亏,与铭泰公司无涉;毛文辉、黄国强正式接管酒店前的一切债权债务由铭泰公司负责处理,与毛文辉、黄国强无关。合同对违约责任规定如下:(一)铭泰公司存在以下情况的,应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150万元:1、铭泰公司在合同期提前收回酒店的经营权;2、铭泰公司干预毛文辉、黄国强的经营,导致毛文辉、黄国强无法正常经营的;3、由于铭泰公司不配合导致毛文辉、黄国强无法正常经营的。(二)毛文辉、黄国强有以下情况的,应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150万元,铭泰公司有权收回酒店的经营权:1、毛文辉、黄国强在合同期内无故提前终止合同的;2、毛文辉、黄国强1个月不缴纳租金,又无正当理由的;3、毛文辉、黄国强在经营期间,严重破坏房屋结构又不修复的。上述合同、协议经双方签字盖章生效后,毛文辉、黄国强于2007年6月9日向铭泰公司支付了120万元的押金。杭州铭泰商务大酒店位于杭州市拱墅区祥符镇花园岗街121号-1号,总面积13229平方米,其中地下室部分占面积为1970平方米,铭泰公司自用面积及外包单位使用的面积为2720平方米,公用面积为465平方米,其余部分面积为铭泰公司出租给毛文辉、黄国强经营的面积,即为8074平方米。铭泰公司外包给他人的包括一楼的美容美发及店面,二楼的桑拿、足浴,三楼的棋牌。2008年5月9日,铭泰公司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即原审法院(2008)拱民二初字第520号案件(以下简称520号案件),其第一项诉讼请求为:解除双方订立的《酒店租赁经营合同》及《补充协议》。2008年8月4日,铭泰公司擅自接管了铭泰酒店。原审法院于2010年12月29日作出520号案件判决:一、铭泰公司与毛文辉、黄国强分别于2007年6月2日、7月1日签订的《酒店租赁经营合同》及补充协议予以解除。二、毛文辉、黄国强支付给铭泰公司租金损失303778元。三、毛文辉、黄国强支付给铭泰公司垫付的水电费、通讯费及税金共计1504788.99元。四、毛文辉、黄国强支付给铭泰公司垫发的员工工资等共计191946.82元。五、毛文辉、黄国强返还给铭泰公司车牌号为浙A×××××长安面包车一辆,如无法返还的,则折价赔偿给铭泰公司28000元。六、毛文辉、黄国强返还给铭泰公司场地租金20000元。七、铭泰公司支付给毛文辉、黄国强POS机刷卡消费金额计1394504.05元,并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偿付该费用自2008年8月4日起至生效判决确定的支付日止的利息损失。八、铭泰公司支付给毛文辉、黄国强房屋租金66167元。九、铭泰公司支付给毛文辉、黄国强银行账户内的资金54610.70元。上述第二至第九款,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十、驳回铭泰公司的其他本诉诉讼请求。十一、驳回毛文辉、黄国强的其他反诉诉讼请求。宣判后,双方均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1年9月16日,二审法院就该案作出终审判决,即(2011)浙杭商终字第481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481号案件),该判决认为,铭泰公司本理应通过法院裁决以解决双方因履行合同发生的纷争,但铭泰公司却在法院审理期间,以极其不当之行为,擅自接管了酒店的经营。铭泰公司的该行为阻断了毛文辉、黄国强依据合同享有的酒店租赁经营权……已构成根本性违约,并判决:一、维持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520号案件判决第一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第八项。二、撤销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520号案件判决第二项、第三项、第七项、第九项、第十项、第十一项以及诉讼费用的负担部分。三、毛文辉、黄国强支付给铭泰公司租金275835元。四、毛文辉、黄国强支付给铭泰公司垫付的水电费、通讯费等费用及税金共计1332096.3元。五、毛文辉、黄国强支付铭泰公司违约金50000元。六、铭泰公司支付给毛文辉、黄国强POS刷卡消费金额共计1394504.05元。七、铭泰公司支付给毛文辉、黄国强银行账户内的资金共计74610.70元。八、铭泰公司支付给毛文辉、黄国强违约金1229000元。上述应付款项,当事人应当于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履行。九、驳回铭泰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十、驳回毛文辉、黄国强的其他反诉请求。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38863元,由铭泰公司负担20224元,由毛文辉、黄国强负担1864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31372元,由毛文辉、黄国强负担19700元,铭泰公司负担11672元。二审案件受理费60210元(分别由铭泰公司预缴17351元,毛文辉、黄国强预缴42859元),由铭泰公司负担20210元,由毛文辉、黄国强负担40000元。双方当事人又均不服二审判决,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4月9日作出(2012)浙商提字第8号民事判决:维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481号案件判决。另,在毛文辉、黄国强经营酒店期间,铭泰公司在酒店挂单消费93157.2元。2012年7月26日,铭泰公司通过EMS发《退取保证金的通知》给毛文辉,内容为:“毛文辉、黄国强:我司与你二人合同纠纷案件经法院审理确认双方已解除合同,故你二人原交纳的120万元保证金在扣除我司为你二人垫付的相应费用后,剩余部分请立即前来退取,否则一切后果由你方承付。”该《通知》于2012年7月27日投递成功。但此后毛文辉、黄国强未前往铭泰公司退取保证金,其支付的保证金120万元至今尚存铭泰公司。2012年9月13日,原审法院就铭泰公司诉毛文辉、黄国强合同纠纷一案作出(2012)杭拱商初字第1181号民事调解书:一、毛文辉、黄国强支付铭泰公司垫付的执行款49763.1元,于2012年9月30日前一次性付清。二、铭泰公司放弃其余诉讼请求。三、双方无其他争议。案件诉讼费减半收取832.5元,由双方各半承担416.25元,毛文辉、黄国强承担部分于2012年9月30日前直接支付给铭泰公司。毛文辉、黄国强尚未履行该民事调解书确定的付款义务。本案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均同意将该民事调解书确定的款项50179.35元从本案铭泰公司应付款项中抵销。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一、关于毛文辉、黄国强诉请返还的保证金问题。双方签订的《酒店租赁经营合同》及补充协议业经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9月16日作出481号案件判决予以解除,因此,铭泰公司应当按照《酒店租赁经营合同》关于“保证金在租赁期结束后7天内返还”的约定,将保证金120万元返还给毛文辉、黄国强,扣除双方均同意抵销的50179.35元,铭泰公司应返还保证金1149820.65元。铭泰公司另主张抵销农业银行转账支票的31万元,对于毛文辉、黄国强已经支付及尚应支付给铭泰公司的租金,因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作出481号案件判决,该判决具有既判力,铭泰公司主张抵销31万元的依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采信。二、关于毛文辉、黄国强诉请的保证金利息问题。原审认为,根据合同约定,铭泰公司应将保证金在租赁期结束后7天内返还毛文辉、黄国强。因此,在租赁期结束之后七天内,铭泰公司即应将保证金返还毛文辉、黄国强,逾期不返还则应支付毛文辉、黄国强相应的利息损失。现毛文辉、黄国强主张自2008年8月4日起支付利息损失,虽然是日起毛文辉、黄国强的租赁经营权在事实上已被铭泰公司所阻断,但对案涉《酒店租赁经营合同》是否继续履行,双方存在争议尚未解决,保证金是否应当返还,其时也尚未确定。故毛文辉、黄国强主张自2008年8月4日起的利息损失的依据不足。在案涉《酒店租赁经营合同》经481号案件判决解除后,铭泰公司应在该判决送达之日起的七天内返还保证金,逾期则应支付毛文辉、黄国强相应的利息损失。但铭泰公司已于2012年7月26日通知毛文辉、黄国强结算、退取保证金,该通知已于次日送达。毛文辉、黄国强理应在接到通知后与铭泰公司结算并退取保证金。现毛文辉、黄国强未能举证证明其曾到铭泰公司处退取保证金以及保证金至今未返还是由于铭泰公司不同意返还所造成的,因此,其主张此后的利息损失的依据也不足。对于逾期不返还保证金的利息损失的计算标准问题,案涉合同没有约定。毛文辉、黄国强主张按月息1.5%计算,依据不足。综上,对保证金利息损失,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标准计算,原审法院酌定为61246.67元。三、关于毛文辉、黄国强主张的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损失210万元的问题。本案中,铭泰公司接管酒店之时,双方正在诉讼当中,毛文辉、黄国强要求继续履行合同。且毛文辉、黄国强对酒店也是在正常经营的。因此,按照常理,一家正常经营的酒店,在经营过程中,必然有一定资产投入,也必然备有经营所需的相关物品。而铭泰公司是以极其不当之行为,擅自接管了酒店的经营,阻断了毛文辉、黄国强依据合同享有的酒店租赁经营权。在铭泰公司接管酒店之后,酒店的财物包括毛文辉、黄国强所有的库存物品和其他物品等财产均已处于铭泰公司的实际控制之下,铭泰公司因此负有妥善保管毛文辉、黄国强的财产并予以返还的义务。但其未能举证证明已将毛文辉、黄国强的财产返还。铭泰公司在接管酒店时作为酒店的控制方也未能在双方均在场之时对毛文辉、黄国强的财产进行清点,其行为显属不当,并导致双方现在对毛文辉、黄国强的库存物品等财产状况产生争议。因此,铭泰公司应当对毛文辉、黄国强的相关财产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于毛文辉、黄国强的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的价值问题,虽然毛文辉、黄国强未能提供有效证据加以证明。但是,原审法院认为,因铭泰公司是以极其不当之行为擅自接管了酒店,在其接管酒店之后,毛文辉、黄国强经营期间的财务账册亦应当处于铭泰公司的控制之下。根据原审法院从公安机关调取的材料,在公安机关勘验现场时,上述财务账册也确实尚在铭泰酒店内,处于铭泰公司控制之下。铭泰公司主张毛文辉、黄国强的财务人员已将财务账册取走,但其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因此,应当认定上述财务账册由铭泰公司持有。因上述财务账册被铭泰公司持有,毛文辉、黄国强客观上已经无法举证证明其经营酒店期间的库存物品、其他物品的数量、价值等事实。而铭泰公司因持有上述财务账册,对毛文辉、黄国强主张的物品损失的诉讼请求,应承担提供反驳证据的举证责任,但其既未提供上述财务账册,也未提供上述财务账册已移交毛文辉、黄国强的证据,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综合毛文辉、黄国强经营的酒店的规模、地段、当时的市场行情和物品成本、物价水平、资产折旧率,以及毛文辉、黄国强在接手经营酒店时铭泰公司移交给其的资产、物品情况等因素,参照宾馆、餐饮企业的一般库存、备货情况,原审法院酌情确定铭泰公司应赔偿给毛文辉、黄国强的库存物品、其他物品损失为30万元。四、关于毛文辉、黄国强主张的广告投入损失120万元的问题。原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毛文辉、黄国强虽对其该部分诉请提供了四份广告费发票,但对该四份发票,仅有金额为4200元的发票具有证据效力,其余三份发票并不具有证据效力,理由原审法院在认证时已作阐述,在此不再赘述。毛文辉、黄国强主张,其在2007年期间,由浙江宇航交通广告发展有限公司在高速南庄兜出口附近等四地发布了小高炮广告四块,在海外海酒店附近发布大铁架广告一块,在勾运路与莫干山路交叉口发布屋顶广告一块,并在两条马路发布了路面广告。对此铭泰公司均予以否认。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有关规定,发布广告应当依法经有关行政机关审批核准,虽然毛文辉、黄国强主张其财务账册被铭泰公司强占导致无法举证,但其仍可以通过调取相关审批材料来印证其陈述的真实性,但其未能提供,故对其该陈述原审法院不予采信。综上,原审法院依法仅支持广告投入损失4200元,对毛文辉、黄国强主张的其余广告投入损失,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五、关于毛文辉、黄国强主张的铭泰公司在毛文辉、黄国强经营酒店期间的挂单消费93157.2元的问题。铭泰公司对其挂单消费的金额无异议,但辩称应当已经扣除,毛文辉、黄国强在上次案件中也是没有提出来,现在毛文辉、黄国强主张是重复计算,当时挂账消费已经结账。原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铭泰公司仅提出抗辩但未能提供相应的反驳证据,对其抗辩意见,原审法院依法不予采信。综上,铭泰公司应支付给毛文辉、黄国强其在毛文辉、黄国强经营酒店期间挂单消费的款项93157.2元。六、关于毛文辉、黄国强主张的其他人在其经营酒店期间的挂单消费损失35万元的问题,因毛文辉、黄国强未能举证加以证明,对该诉请原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九十七条、第九十九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铭泰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毛文辉、黄国强保证金1149820.65元,并支付逾期利息损失61246.67元,合计1211067.32元。二、铭泰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毛文辉、黄国强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损失300000元。三、铭泰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毛文辉、黄国强广告费投入损失4200元。四、铭泰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毛文辉、黄国强酒店挂单消费款93157.2元。五、驳回毛文辉、黄国强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当事人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2618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57618元,毛文辉、黄国强负担38104元,铭泰公司负担19514元。

宣判后,毛文辉、黄国强和铭泰公司均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毛文辉、黄国强提起上诉称:一、一审判决未判决支持毛文辉、黄国强主张的利息损失,相关理由错误。其一,根据合同约定,铭泰公司应当在租赁期结束后7天内将保证金返还毛文辉、黄国强,但该条款适用的前提是合同能够依照双方的约定履行,但本案铭泰公司于2008年8月4日强行收回酒店,不应适用租赁期限结束后7天内返还保证金的条款。同理,一审判决认为铭泰公司应于481号案件判决送达铭泰公司之日起7天内返还保证金的观点也错误。其二,尽管2012年7月26日铭泰公司向毛文辉、黄国强寄送了退还保证金的通知(送达日期为7月27日),但该退还保证金的通知一方面附加了条件,另一方面对保证金利息的支付问题没有提及。对于附加的结算条件,铭泰公司要求抵扣毛文辉、黄国强尚欠铭泰公司31万元款项,毛文辉、黄国强无法接受。另外,铭泰公司退还保证金的通知并没有表示要向毛文辉、黄国强支付相应利息。且铭泰公司在退还保证金的通知中也拒绝支付保证金利息。一审判决认定毛文辉、黄国强主张2012年7月27日以后的利息损失依据不足的观点也是错误的。二、一审判决关于毛文辉、黄国强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损失的说理部分成立。但酌情确定赔偿库存损失、其他物品损失30万元,额度过低,与事实不符。首先,铭泰公司擅自接管酒店后,未能举证证明其已将毛文辉、黄国强的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返还,并且毛文辉、黄国强经营酒店期间的财务账册仍由铭泰公司持有,导致毛文辉、黄国强无法以实物及财务账册来佐证其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的价值、数量。对于毛文辉、黄国强提出的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的数量价值,应当由铭泰公司举证反驳,铭泰公司不能举证反驳的,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其二,铭泰公司掌握毛文辉、黄国强经营期间的财务账目,其可以按判决对其是否有利决定是否拿出财务账目核对,这对毛文辉、黄国强而言不公平。三、一审判决仅认定4200元的广告投入损失也与事实明显不符。毛文辉、黄国强在2007年期间,在高速南庄兜出口附近等四地发布了小高炮广告四块,在海外海酒店附近发布大铁架广告一块,在勾运路与莫干山路交叉口发布屋顶广告一块,并在两条马路发布了路面广告。在520号案件中,铭泰公司的总经理助理李景彦曾出庭作证,证明毛文辉、黄国强已经发布了相应的广告。法院也认定毛文辉、黄国强在经营酒店期间有过广告投入,否则也不会支持毛文辉、黄国强抵扣30万元广告费的请求,481号案件判决对此也持肯定态度。且在520号案件及481号案件的前后四年中,铭泰公司从来没有否认过毛文辉、黄国强经营酒店期间的广告发布事实。故一审判决忽视520号案件及481号案件已经确定的事实,仅仅支持4200元的广告投入损失是错误的。四、一审法院不支持毛文辉、黄国强关于其他人挂单消费损失35万元的诉请是错误的。对于其他人挂单消费损失的事实,铭泰公司同样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中的利息损失部分,依法判决铭泰公司在一审判决61246.67元的基础上向毛文辉、黄国强增加支付保证金利息损失826753.33元(自2008年8月4日暂计至2012年9月20日,自2012年9月21日起至铭泰公司实际付清本金之日止的利息由法院判决铭泰公司继续按月息一分五的标准支付);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依法判决铭泰公司在一审判决30万元的基础上向毛文辉、黄国强支增加付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损失180万元;撤销原审判决第三项,依法判决铭泰公司在一审判决4200元的基础上向毛文辉、黄国强增加支付广告投入损失895800元;判决铭泰公司向毛文辉、黄国强赔偿经营期间其他人挂单消费损失35万元;判令铭泰公司承担本案一审及二审诉讼费用。

铭泰公司答辩称:一、一审判决铭泰公司向毛文辉、黄国强支付保证金利息损失的计算起止时间合理合法。铭泰公司与毛文辉、黄国强签订的《酒店租赁合同》约定的保证金返还时间是租赁结束后7天内。481号案件终审判决解除铭泰公司与毛文辉、黄国强之间签订的《酒店租赁合同》后,铭泰公司向毛文辉、黄国强返还保证金的条件才成就,因此,一审判决从481号案件判决送达铭泰公司之日起7天内开始计算保证金利息并无错误。而在终审判决下达后铭泰公司在2012年7月26日向毛文辉、黄国强寄送了退还保证金的通知,毛文辉、黄国强收到铭泰公司的这一通知后,怠于行使自己收回保证金的权利,造成铭泰公司无法向毛文辉、黄国强返还保证金,此后的利息损失理应由毛文辉、黄国强自己承担。因此,一审判决保证金利息计算至2012年7月27日止完全合理合法,毛文辉、黄国强有关这一节的上诉请求应当被驳回。二、一审判决铭泰公司赔偿毛文辉、黄国强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损失300000元的说理部分所依据的事实认定错误,判决铭泰公司向毛文辉、黄国强赔偿损失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毛文辉、黄国强对此赔偿额仍提出上诉理应被驳回。铭泰公司2008年8月4日接管酒店后,毛文辉、黄国强曾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财务室内铁皮文件柜内的25万元现金被铭泰公司盗走,同年8月7日,公安机关在毛文辉及其财务人员和铭泰公司有关管理人员均在场的情况下对财务室进行了现场勘察,勘察结果表明,由毛文辉自己上锁的文件柜没有任何撬压或非正常开启的痕迹,毛文辉的财务人员用钥匙打开文件柜后,公安机关当场拍摄的照片显示,柜内堆放着十余本账册。随后,毛文辉当场取走了这些财务账册。这一勘察结果表明,铭泰公司始终没有控制这些财务账册。一审判决认为铭泰公司控制了这些财务账册没有事实依据。同时,毛文辉、黄国强在一审中提交了其购买库存物品的发票和广告费发票等,以此证明其诉讼主张。毛文辉、黄国强一审时提交的这些发票,属于财务账册中的会计凭证,如果真如毛文辉、黄国强所称其财务账册被铭泰公司所控制,这些应当在财务账册中的会计凭证毛文辉、黄国强又从何而来。因此也可以说明,一审判决认定铭泰公司控制了毛文辉、黄国强财务账册不符合逻辑推理。三、毛文辉、黄国强所主张的广告费损失,没有任何证据的支持,其诉讼请求理应被驳回。毛文辉、黄国强主张的广告费损失,根据一审查明的事实,其提交的一张主要广告费发票是假发票,其他的二张发票没有证据效力,只有一张金额为4200元的发票具有证据效力。金额为4200元的发票开具时间为2008年8月4日,此时铭泰公司已经接管酒店,毛文辉、黄国强显然没有必要为铭泰公司做广告。因此,一审判决驳回毛文辉、黄国强要求铭泰公司赔偿广告费损失120万元的诉讼请求基本正确,但判决铭泰公司赔偿毛文辉、黄国强广告费损失4200元缺乏事实依据。四、一审判决铭泰公司支付毛文辉、黄国强挂单消费款93157.20元缺乏事实依据。铭泰公司在酒店的挂单消费,交易习惯是在毛文辉、黄国强向铭泰公司支付租金时扣除,这种结账方法完全符合常理,这种结账方式铭泰公司自然无法提供结账证据。但是,根据逻辑推理,如果这部分挂单消费铭泰公司未与毛文辉、黄国强结清,毛文辉、黄国强在第一次与铭泰公司诉讼过程中必然提出诉讼主张。毛文辉、黄国强在双方第一次诉讼时没有提出这一主张,表明了这部分挂单消费已经结清。毛文辉、黄国强之所以在本案中主张这部分款项,无非是利用铭泰公司无法提供结账证据的这一漏洞,浑水摸鱼。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根据本案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驳回毛文辉、黄国强的上诉请求,并支持铭泰公司的上诉请求。

铭泰公司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基本正确,但部分判决实体处理不当,显失公平。一、关于酒店库存的问题,毛文辉、黄国强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始终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规则,理应由毛文辉、黄国强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且2008年5月,铭泰公司已经发函告知毛文辉、黄国强解除酒店租赁经营合同,2008年7月开始,毛文辉、黄国强在明知不能再继续经营酒店的情况下也采取收取现金、不入账等方法,可见毛文辉、黄国强对铭泰公司收回酒店的行为是有预知、有准备的。所以,其根本不可能再在酒店中遗留什么库存,且当时,毛文辉、黄国强在外也已经拖欠了大量的经营货款(此点可从后来大量第三方对铭泰公司的诉讼中证明),一个对外负债累累,经营都如此举步维艰的人,是不可能再有能力去留存、积压什么库存。因此,在铭泰公司接管酒店时,没有毛文辉、黄国强所谓的什么大量库存遗留,故一审法院对于30万库存的判决结果缺乏事实与证据支持。另,在前案的审理过程中,法院也曾对上述库存做过调查。在本案审理过程中,铭泰公司曾向法院提出调取前案案卷,以查证事实的建议,但遗憾的是,一审法院并没有理会,导致毛文辉、黄国强由此获取了不正当利益。二、关于4200元广告费的问题。首先,铭泰公司认为该发票证据本身就不具有真实及合法性,因为,毛文辉、黄国强对于该广告发票既不能提供相应的广告合同,也没有任何付款证明,且该发票的开具时间是2008年8月4日。当时,铭泰公司已经收回了酒店,毛文辉、黄国强不可能在不经营酒店的情况下再为别人去做广告,此行为明显违背正常逻辑。另在前案的判决中,毛文辉、黄国强也已经向铭泰公司收取了30万元的广告费用,因此,对于该项判决内容,铭泰公司不能接受。三、关于93157.2元挂单消费的问题。铭泰公司虽然有在毛文辉、黄国强处消费的客观事实,但实际上当时在每月双方对账、结算时均已结清,根本不存在拖欠未付的情况。如果真有上述欠款的存在,毛文辉、黄国强不会在酒店被收回5年后才提出。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2、3、4项判决内容,并由毛文辉、黄国强承担本案一、二审全部诉讼费用。

毛文辉、黄国强答辩称:一、关于库存的问题。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包括:财务帐册、库存物品、其他物品至今仍由铭泰公司掌控。一审判决中关于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的说理部分正确,但一审判决酌情判决30万元,金额偏低。2008年8月4日铭泰公司擅自强行收回酒店,构成根本性违约,且财务物品、库存物品、其他物品未交接,导致毛文辉、黄国强无法举证证明其实际损失的价值。依照《证据规则》,举证责任应由铭泰公司承担。2、对于4200元广告费问题,尽管是2008年8月4日开具发票,也不能因此认定该发票是虚假的。作为广告业务的承揽方,先做广告,再付款,后开具发票也是正常的。2008年8月4日开具的发票,究竟是开发票在前,还是铭泰公司强行收回酒店在前,表面上无法分清。毛文辉、黄国强提供的是真实的发票,应得到法院的认可。3、520号案件审理过程中,尤其抵扣30万元广告费的问题,一、二审法院审理过程中,都是基于广告确实已做过了,然后再从大量的广告费中扣除30万元,这是事实。4、关于挂单消费的问题。双方之间挂单消费不存在交易习惯的问题,一审法院对此事实认定是正确的。铭泰公司在毛文辉、黄国强经营期间挂单消费的证据本身是481号案件审理过程中由二审法院调查时从铭泰公司的电脑中直接拉出来的。现在对方提出已结算,但结算的证据是没有的,事实上根本没有结算。铭泰公司认为毛文辉、黄国强在520号案件中没有提出挂单消费的主张,因为在520号案件中毛文辉、黄国强提出的诉讼请求是要求继续履行合同,双方关于究竟是谁违约,毛文辉、黄国强是否欠对方的相应款项,是账目结算的问题,不是诉讼请求。481号案件审理过程中,毛文辉、黄国强向当时二审法院提出申请调取挂单消费的内容,是法院到铭泰公司经营地点从电脑上直接调取的,故一审法院认定铭泰公司应承担97157.2元挂单消费款项是正确的。5、在520号案件、481号案件,包括本案一审诉讼过程中,毛文辉、黄国强提供的发票数量只有6张,对酒店这么大的经营范围,不可能仅仅只有6张发票,且其中2张还没有原件。绝大多数的发票都在公司,都被铭泰公司拿走,现在提供的因为毛文辉、黄国强发现有些发票未入帐,才可以提交给法庭。铭泰公司答辩状中的相关说法根本不是事实,毛文辉、黄国强始终没有拿走帐册。520号案件审理过程中,毛文辉、黄国强提出关于7楼会议室的问题,但对方把7楼会议室相关的凭证都提交给了法院,实际上这些证据都在铭泰公司处。6、按照双方合同约定,保证金是在合同期满7日内返还,而本案不是合同履行到期,是因为对方强行收回酒店,在481号案件作出判决认为酒店已被收回几年,故合同不适合继续履行。从481号案件判决送达的日期7日内开始计算,和合同约定不符。

二审期间,铭泰公司向本院提交货盘点表复印件一组,欲证明存货盘点的总金额是13多万元。经质证,毛文辉、黄国强对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有异议。盘点清单中没有人代表毛文辉、黄国强一方,且该库存盘点表是否全面、是否完整也无法确认。由于铭泰公司未提供原件,本院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对于毛文辉、黄国强主张的保证金利息损失问题,在481号案件终审判决之前,双方对于《酒店租赁经营合同》是否应当继续履行等问题存在争议,保证金是否应当返还尚不明确。经520号案件以及481号案件审理,判决解除上述合同后,铭泰公司应当将保证金予以返还。故原审法院判决铭泰公司应从481号案件送达之日起七天内返还保证金并无不当。此后,铭泰公司已于2012年7月26日通知毛文辉、黄国强结算并退取保证金,但毛文辉、黄国强未向铭泰公司退取保证金,也未提供证据证明未能退取保证金系因铭泰公司所致,故后续相应利息损失应由毛文辉、黄国强自行承担。原审法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标准计算,部分支持毛文辉、黄国强关于保证金的利息损失并无不妥。对于毛文辉、黄国强主张的库存物品及其他物品损失,原审法院根据案涉酒店规模、物品成本、资产折旧等酌情确定铭泰公司应向毛文辉、黄国强支付30万元并无不当,毛文辉、黄国强要求增加至210万元以及铭泰公司要求全部不予支持均依据不足。对于广告投入损失以及其他人挂单消费损失,毛文辉、黄国强除了提供因广告制作而发生4200元发票外,未提供其他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原审法院未予支持正确。对于毛文辉、黄国强提供的4200元广告费用发票,虽然发票载明的时间系铭泰公司强行接管公司的同一天,但不能以发票出具时间推断广告发布时间亦在同一天。铭泰公司相关抗辩不能成立,原审法院予以支持正确。铭泰公司在毛文辉、黄国强经营酒店期间挂单消费93157.2元,铭泰公司对金额无异议,但主张已经结清,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亦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综上,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毛文辉、黄国强和铭泰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对双方的上诉请求均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7781元,由毛文辉、黄国强负担31691元,杭州铭泰大酒店有限公司负担6090元。毛文辉、黄国强和杭州铭泰大酒店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来本院退费。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依群

审判员  张 敏

审判员  黄江平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日

书记员  林叶红